公司

<p>心理健康问题在年轻人中很常见,并且通常在这段生命中首次发病</p><p>但许多受影响的青年要么不寻求或推迟寻求专业帮助</p><p>为了帮助克服这种低求助率,澳大利亚政府于2006年成立了一个名为headspace的全国青少年心理健康基金会</p><p>其目的是增加12至25岁之间人们心理健康问题的早期干预,建立有利于青年的增强初级保健服务</p><p>这些服务不仅旨在提供精神保健服务,还提供酒精和毒品问题的帮助,以及身体健康和职业援助</p><p>在政府资助下,顶空中心的数量从2006 - 2007年的最初10个迅速扩大到2016年的计划100个</p><p>但是,在评估顶空服务是否真正改善年轻人的心理健康之前,这种扩张已经发生</p><p>政府已委托进行独立评估,但尚未完成</p><p>与此同时,headspace自己根据常规收集的数据对结果进行了一些评估</p><p>结果显示,年轻人主要是因为焦虑或抑郁的心理健康问题而进入顶空</p><p>很明显,许多顶空客户都有严重的心理健康问题,这些问题会对他们的运作产生负面影响</p><p>尚不清楚的是顶空服务是否会对这些心理健康问题产生任何改善</p><p>数据显示,36%的患者症状明显改善,51%无明显改变,13%有明显恶化</p><p>更多人改善而不是恶化的事实可能与顶空服务无关</p><p>众所周知,即使没有治疗,许多心理健康问题也会有所改善</p><p>并且由于没有未经处理的对照组来比较结果,因此无法确定顶空是否产生任何改善</p><p>但是,有可能将顶空改善率与国际研究中的改善率进行比较,这些研究调查了抑郁症患者未经治疗的变化</p><p>不幸的是,这种比较并不令人鼓舞;自然改善率与顶空报道的非常相似</p><p>顶空客户所见的变化只是即使没有经过处理也可能发生的自发改善,这是非常合理的</p><p>根据顶空数据,大多数客户接受了应该有效的心理治疗类型,但大多数只接受了几次治疗</p><p>最近发表的关于澳大利亚抑郁症和焦虑症治疗质量的研究已经确定了“最低限度的治疗”</p><p>对于心理治疗,这涉及与治疗师的六次或更多次疗程</p><p>使用这个定义,只有28%的顶空客户接受了最低限度的抑郁和焦虑治疗</p><p>几乎一半(45%)只收到一到两次会议,这几乎没有接近最低限度</p><p>虽然年轻人往往难以参与心理治疗,但结果令人失望,因为顶空被特别设定为“青年友好”和“无耻”</p><p>因此,期望顶空可以促进比传统服务更好的参与并不是不合理的</p><p>最近发表的顶空评估研究的作者对他们关于该计划有效性的结论持谨慎态度</p><p>但是,顶空倡导者向公众推广调查结果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其中包括诸如“新数据显示顶空改善年轻人的成果”这样的说法</p><p>更重要的是,这里有一个更广泛的教训</p><p>像许多心理健康改革一样,顶空中心基于具有吸引力逻辑的好主意</p><p>顶空概念已经有效地推广给政治家,他们可能非常高兴地宣布他们的选民有一个新的中心</p><p>但是,一旦这种倡议在全国范围内推出,即使数据最终变得令人难以置信,也很难采取替代方法</p><p>澳大利亚精神卫生保健系统的真正改革早该进行,并且正在等待该部门的热切期待</p><p>但是,如果社区要受益,

作者:卓楗怡